白花花

么么哒(>^ω^<)

花吐症番外·《恋》

发布了长文章:花吐症番外·《恋》

点击查看

《花吐症番外·恋》

《他和他的怪邻居》0003

“613号房合租公约……?”
“……什么啊这东西?”门口高个儿的男生两手插兜盯着房门上用一块透明胶贴起来的打印纸,没看两眼就摸了摸下巴伸手去拽门把。
“呀!号锡啊!”
“卡巴——!”一声脆响。
“……”
低头看着手心里整个儿掉下来的门把,他扭曲着脸呆在了原地。
房间里的郑号锡卡擦卡擦的转着门把手,但是坏掉的门锁已经卡住了。他用力的在里面拍着门,大声吼道:“南俊呐!干什么呢?南俊!呀西!为什么不能好好站着!”
“你对我的门做了什么!?”
“哎一股!真是要疯了!为什么就都得是这样的人呐!”
被关在门里的郑号锡欲哭无泪的拍着门板泄愤,然而还没拍几下,整个门突然轻微的震动了一下,像推拉门一般朝右边滑了过去。
门后站着垂头道歉的金南俊。
“抱歉,我会负责修理费的。”
“……啊,真是!”郑号锡撇着嘴看着自己的同学,最后还是嘟嘟囔囔的泡咖啡去了,“态度这个样子不是连发火都不能发了吗?”

TBC

《他和他的怪邻居》0002

把买回来的速冻食品塞进空荡荡的冰箱里,郑号锡顺手拿出一个冰淇淋瘫到了沙发上。
虽然偶尔会因为住在这里的室友和邻居们而烦躁,但是住在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除了三个房间,所有公共区域几乎都是他一个人的。就连放到冰箱里的布丁也不用贴上标签,因为除了他根本没人会用。
郑号锡松口气,揭开冰淇淋的盒子打算享受下生活——
空的。
……
不不不,严格来说,不算空的。里面的冰淇淋被人吃完后好像还仔细的洗干净了,此时作为替代品装在里面的水已经冻成冰块儿了。郑号锡心里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他两步冲到冰箱前,把冰淇淋全部打开——芒果的,草莓的,香草的,可乐的,甚至榴莲和出于猎奇心理而买的泡菜培根味儿的冰淇淋,统统都成了一大块儿冰坨子!
“呀西!”郑号锡偏头气笑了。他抓着那块冰块儿,撇着嘴一脚踹开了金泰亨的房门。门虚掩着,他一个趔趄。房间里没有人影,夕阳的余光从厚厚的窗帘里撒了一点进来。郑号锡用眼睛巡视了一圈,最后还是满怀怒气的带上门又坐回了沙发上。
“呀西!真是!”他不满的疯狂抖着腿,眼神在客厅中扫来扫去。
干净的摆件——昨天才擦过的。
干净的窗户——周末刚擦过的。
干净的窗帘——刚洗好强迫金泰亨挂上去的。
半干净的地板——算了,那个人的房门口总是那个样子……
郑号锡突然跳起来。
他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地方。原本那个一百年没有动静的室友房门口那层厚重的灰此时是一个扇形,显然是被门推开的形状。
‘不可能,不可能!’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敲了敲那名室友的房门。
“铛——铛——铛——”六点整报时的撞击声和敲门声混在了一起。郑号锡抬手准备再敲两下,门却突然吱呦一声开了。
郑号锡打了个哆嗦。
“什么事。”好像宿醉刚醒的声音从门后传来,郑号锡又打了个冷颤。
“啊,您好,我是住在隔壁房间的,想问问我的冰淇淋……”郑号锡不说话了,盯着室友从门后探出的半张脸。
“什么冰淇淋?我没有出过房门。”对方一边不在意的耷拉着眼皮舔了舔嘴唇,一边不耐烦的想要把门关上,“我现在要工作了,没事就——”
郑号锡一脚踹进房门中央,大长腿横在门框间阻止了对方关门的动作。室友倒是没有吓一跳,只是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看向他:“你还有——”
“呀!”郑号锡点点头,气到吐血,嘴角止不住的扭曲,“说谎之前先照照镜子吧!啊?吃完冰淇淋的奶圈儿都还挂在你的嘴巴上呢!你到底是吃了几个啊!那是我的冰淇淋!呀西!”
“……啧。”
“不要啧!”
“【哔——】”
@气到@%#•说不出“%&$”话。
郑号锡,今天也是坚强的活在当下。

TBC

《他和他的怪邻居》0001

“啪”一声打死脖子上的蚊子,掌心上一滩自己的血。
郑号锡转头一看,刚搬来的新邻居果然正倚在门边冲他发出诡异的笑。他走过去一把摔上了门,好像能听见邻居高挺鼻梁骨撞在门板上折断的脆响。只不过没有哀嚎。郑号锡安心走回桌边看书。
头痛。
说是邻居其实应该叫室友。租的房子三室两厅,另一个室友活在房东的缴费记录里,从没见过面,这个新室友则是接替的上任室友的班,这家伙进门那天郑号锡差点扑到前室友的脚下哭着求学长不要毕业搬走。
新室友叫金泰亨。除了名字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像韩国人。
金色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像石膏像一样深刻的五官——还有那浮夸的性格。他正式住进来的第一天早上,郑号锡扯开客厅厚重窗帘的一瞬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跟到了他身后的金泰亨突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手脚并用的退到了房间的角落。一边还用右手捂住半边脸,喘息着嘶吼道:
“可恶的阳光!”
“……”郑号锡觉得他像个通宵打完游戏的中二智障。
从第一天郑号锡就决定一定要远离这个奇怪的室友,不仅是因为他觉得和这个怪家伙没有共同语言,而且更重要的是:自从这家伙来了之后蚊子就变多了。
‘那家伙到底有多不爱干净啊!’郑号锡不满的想着。
专心致志与现代舞蹈风格艺术论述题奋斗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两只偷偷咬了他后脖子的小蚊子扇着翅膀摇摇晃晃的挺着大肚子从房间的钥匙孔里钻了出去,飞进了门外早就饿得快要晕过去的金泰亨嘴里,砰一声消失不见,两滴饱满的血珠落进了金泰亨大张着的嘴里。
金泰亨笑了笑,舔舔嘴唇,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儿,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TBC

问一下,大家知不知道什么比较好一点的,同好也比较多一点的,发文也比较方便一点的平台……我快被折磨死了……

#小段子#《couple》后记

*没想到吧,竟然连小段子都有后记哈哈哈哈*


晚上吃饭的时候从门外跑进来的孙子满头满脸的汗,他一边拍掉孙子偷吃的小手一边突然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朋友为什么会被他爷爷教训来着?”
“才不是朋友呢!”孙子一边咬着手里偷拿来的糯米排骨一边跑到桌子另一边冲他大喊,“那家伙才不是什么朋友!”
“……”他看着越来越调皮的小孩子无言以对,小声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是怎么学的这么调皮的……”
女儿把豆芽汤饭在他面前放下,一边笑着说,“爸爸那时候不也很调皮吗?”
“听说还没成年的时候就一个人跑到首尔来了。和叔叔不就是那样认识的吗?”
他一时无言,嘴巴撇了撇。
“呀呀,说什么呢,你爸爸那可不一样,那不是调皮,是对未来充满信念的追求啊知道吧?”女儿嘴里说的叔叔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端着煮好的拉面,放到桌子上时还被他白了一眼。
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始吃饭,孙子挥舞着油腻腻的小手四处扒拉着,冷不丁突然开口说:“呀西!那家伙,说是因为他老是在看他爷爷的录像带的时候偷偷把爷爷你的周边和单人录像带拿走来着,所以常常被念叨吃里扒外什么的来着呢!”
“……”他端着碗的手顿了一下。
“但是!因为我讨厌那家伙!所以就算他求我,我也不会让他来咱们家的!”
“哈哈,你可真喜欢爷爷啊。”女儿笑嘻嘻的说着。
他手里被塞进了一双筷子,坐在他身边的人盛好了豆芽汤饭端给他,然后自己往碗里挑了一筷子拉面。
“哎呀,叔叔以后还是少吃点儿拉面吧,不是肠胃也不好嘛?”女儿这么说着,被她念叨的对象却完全没有要回话的意思,但准备挑第二筷子拉面的手却停了下来,转而去挖了一勺豆芽放进了碗里。
他笑了一下,对女儿说:“偶尔吃一次不也没什么吗?”
“始终也还是和说好的那样忠心耿耿的爱着豆芽汤饭呢。”
“那当然了,”被念叨的人淡淡的说着,“因为我可是哥啊,和弟弟可不一样。”
他笑着端起了碗:“是啊。”
“是我最爱的哥呢。”
“……嗯。”端起的碗后面撅着嘴的脸上露出一抹藏不住的笑意。
他和女儿都大笑起来。
•END•

“毕竟喜欢你是刻进DNA的信息啊,所以不用等到下辈子,这辈子就会有很多个我这样爱着你了。”